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 > 791 余歌(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幽魂站在对岸,在青绿交接的混沌之处。它是罗彬瀚借着一点摇曳的树影幻想出来的,却有奇异而丰富的细节。它的头发不再披散着,而是像蔡绩屡次描述的那样盘起;不再穿着校服,而是淡紫色的针织衫;它的鞋底尚有雨后庭院中的淤泥,手上还沾着描绘花园之梦时残留的颜料——这一切都让罗彬瀚惊觉:他对周妤的印象总停留在学生时代。其实她也跟他和周雨一起长大了,就算是到年龄停止的那一年,她也已经是个成人,而非那些神话里永葆青春的仙女。

    如果她也跟他们一起长到三十岁,她可不会像仙女那样永远在山林泉水边嬉戏玩耍,摘点野花编个花环,而是忙着干她自己的事。她会继续搞她的绘画,会联络画展和买家,没准还知道怎么收钱给别人上课。所以,当她有了另一种意义的权力时,她自然会组建她的班底。“班底”这个词放在周妤身上有点好笑,可这个事实他必须接受,因为那些在令人不安的怪异护士,那些替她打听梨海市消息的人,还有蔡绩,他们摆明了就是周妤的“班底”。

    “肯定是她。”他对李理说,“长相上就错不了。”

    “昨晚我们并没有听到多少精确的长相描述。”

    “用不着说那么多没用的。我才不管鼻子高不高,嘴巴大还是小,双眼皮还是单眼皮,这些都是屁话,是个人就差不多。可那店主一说她像个没血色的女鬼,我就知道是她了。”

    “这世上也有气质相似的人。”

    “你要是见过她就知道了。”罗彬瀚说,“还有她说的那些话,那不积德的嘴脸果然是她。”

    “您也有这样的遭遇吗?”

    “我要好些。”罗彬瀚承认道,“当着周雨的面她好歹装一装。不过她肯定能说得出来。”

    “她把自己扮演为一家医院的运营者,您怎么解释这个行为?”

    “她肯定觉得这头衔比典狱长好听点吧。”罗彬瀚说,“你也应该听得出来,那地方号称是医院,其实是拿来关他们的。昨晚跟咱们说话那个只不过是因为改造态度良好。这就是我的看法。而且……没准她是想到了周雨。她可能觉得在自己的地盘上演一演周雨的角色也挺有趣的。”

    李理没再接话,可能是觉得这部分有点太私人了。而罗彬瀚的思绪已经自顾自地沿着这条线索铺陈开。这理论能解释很多事情,比如蔡绩为什么认识周雨——他的幕后老板当然会要求他去关注周雨,甚至是保护周雨;还有蔡绩当初为什么总躲着他,显然周妤也不想把他卷进麻烦里;再有昂蒂·皮埃尔这个人——她的那古怪的举止不也很像是蔡绩提起过的护士们吗?何况她还干掉了罗得。如果罗得和蔡绩的来历差不多,那就证明她能应付得了医院里的病人,搞不好她真的在那里工作过。

    一切痕迹都合上了。他离真相从未这么接近过,而那实在令人感到五味杂陈。到头来,他身边潜伏着的许多秘密都和一个已经去世的朋友有关,他把所有推测都告诉李理,希望她能明白那种感觉。

    “这些情报确实提出了很有意思的问题。”她说。

    “是啊,死亡到底是什么?”罗彬瀚问,“只是躲到活人看不见的地方去?就像是从尘世脱离,但还能时不时寄封信回来?如果只是那样,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关心活着时候的事?”

    “我不是指这个问题,先生。”

    “那还有什么问题?”

    “究竟是谁把罗得变成了你看见的样子?从我们知道的时间推算,这无疑是 0206死后发生的事。”

    “是啊。”罗彬瀚心不在焉地说。他还在想那个死后的世界,过了好一阵子才渐渐明白李理是在说什么。

    “你说得对。”他从车轴草丛里坐起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应该问,是谁做到的?”

    “周温行。就剩他干得出来了。”

    “我只能说我怀疑。”

    “0206不会跟他共享技术的,是吧?我也这么觉得,我不说那个东西懂不懂无远人玩的把戏,他们可不像要好到那种地步。”

    他皱着眉考虑这件事,把一块块栈桥残留的碎石丢进湖里。水面波澜四起,几只蜻蜓迅疾地绕开了。

    “帮手。”他说,“另一个无远人?”

    “我们得先明确一件事,是否所有无远人都懂得使用影子血的技术?”

    这不是他们能给出确凿答案的问题,但是罗彬瀚有一点自己的感觉:0206肯定有些其他无远人没有的本事,不止是留在基地的无远人不会,甚至连死秩派也不会。他掌握的东西远在他同党之上,正因如此0305才那样看待他。

    “是站在那一边的人。”他说,但是他自己也没法把这个范围说得更清楚了。“你懂我指的是什么。而且那会是个搞技术的人,不是念咒语的人。”

    “我们先别这样说。”

    “怎么?你觉得那是个矮星客?跟……跟阿萨巴姆一样的人?”

    “我只想说使用技术的人不需要是懂得技术的人。您是看见过魔法生物使用家庭电器的。”

    “还搞坏了好些家电呢。”罗彬瀚说,“我倒想知道他在无远基地里是不是也这样?”

    “我们最好也不以他为一般标准。”

    “那么我就不知道了。”罗彬瀚问,“你有找出什么痕迹吗?任何你觉得可疑的人?有人给我公司里的那个打钱?”

    “我想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很小。”

    “可他到这里以前总得花钱吧?吃的穿的,或者坐个车,买本书,他那账户里的钱是哪儿来的?你能追查到流水吧?”

    “从我追踪的迹象来看,他最初使用现金交易。”

    “所以盗他的银行账户也没用?”

    “是的。”

    “我们早该把现金废掉了。”罗彬瀚恶狠狠地说,“罪恶都是从实体货币来的。”

    “他可能还持有一部分虚拟货币。是匿名交易,除非有足够的参考信息,我不能锁定到他的账户。”

    罗彬瀚只好哼了一声。“我们再找找吧。没准等他快死的时候,那位好帮手就现身了。”

    他并没多少把握。一起干坏事的同伙可以是朋友,但也可以是同事,而这两者可是天差地远。0206死的时候周温行也在场吗?所有可能知道答案的人都没告诉他这点。

    但至少有三个人肯定在场,那就是0206,荆璜,和那个真正杀死0206的人。而那第三个人,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到底是怎么卷进这场谋杀里的呢?以前,不知是怎么回事,他总下意识地认为那人杀死0206是为了荆璜,它显然是荆璜的朋友,至少得是荆璜的朋友的朋友,否则怎么愿意帮助他干这么一档子事?但这是错的,它不必要是荆璜的朋友,只要是0206的敌人就行了。

    再也没有比复仇更让人喜欢的谋杀理由了。荆璜要复仇,另一个人也要复仇——只不过是为她自己复仇。如此一来这个隐居在地球的神秘剑仙终于露出了她的庐山真面目。也许剑仙这件事也全是鬼扯,毕竟关于0206死亡的细节全都是法克告诉他的。要是周妤要求隐瞒,那死光头没准还真就不站他这边。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技术性问题,那就是一个死人要如何为自己复仇。她是跨越了生死的界限,如厉鬼到访阳间那样带走了自己的杀害者;又或许,这场谋杀的地点被刻意模糊了,0206已通过某种方法降落到死者的国度里去,并在那里遇到了他的两个宿命冤家。

    他深深地陷入了这些思绪里。当李理反复地叫他时,他甚至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您在想什么?”她问。

    “没什么。就是0206的事,还有那个死人才能去的地方。”

    “并非所有死人都能去。”

    “是啊,我知道。”罗彬瀚答应着,他不知道李理干嘛突然来这一句,“那地方听起来就像是棵悬崖中间的树。”

    “这是个奇怪的比喻。”

    “这难道不明显吗?有的人掉下去时被树挂住,有的人没有。”罗彬瀚说,“那地方就像是一种……坠落的中间阶段?总之那和我们通常所指的死亡并不是同一个地方,除非挂在树上的人继续往下掉。”

    “我不希望您这样想。”

    “为什么?”

    “您在暗示树上的人并没有真正跨过界限,他们还有可能重新回到悬崖上。”

    一时间,罗彬瀚无话可说了。他当然就是这么想的。

    “这只是个比喻。”

    “您也听说过0305的事了。”

    “是啊,怎么了?”

    “许愿机环境被解除时,无限之城的居民并未加入到我们的宇宙中来。他们离去了。”

    “这是两回事。那是个许愿机干的,这是……我不知道这算什么,但它是个约律类干的,这总没错吧?总的来说,这是魔法。完全是两回事。”

    “我们不能断言这其中没有关联。”

    “而且,”罗彬瀚接着说,“那座无限之城里的居民是虚构的,我的意思是他们从来没有在我们的世界存在过,不是死了以后到那座城市里去的。他们就出生在那里,所以也跟着那儿一起走了。”

    “或者,”李理说,“这只是一个数据原型选取的问题。”

    “我不知道你的意思。”

    “您知道。刚才您谈起天堂时,这就是您真正在想的问题——灵魂唯一性与实在性。假如在大脑意识之上确有灵魂这一概念,且它完全可以脱离肉体系统存在,我们就要承认本体和克隆体是两个不同灵魂,或者一个灵魂能同时使用两个意识——它和意识就如同底层系统和操作系统的关系。而一旦把数据生命也纳入考虑——数据生命的意识也受灵魂支配吗?它们能进入那座城市吗?”

    “扯远了,我们先不把魔法的事说得那么——”

    “我有灵魂吗?”李理问,罗彬瀚只好缄口不语,“如果失去物质实体的依托,您如何区分我和那个已经死亡的原型?您承认我是她的复活吗?”

    罗彬瀚只想让这个问题溜过去,然而李理却异常强硬地反复逼问。最终他只得说:“我不这么看。”

    “那么,我是一个独立的生命,如果您承认我是生命的话。即便我有她某段时期内全部的数据,我没有得到她的物质信息。构建意识系统的连续性被打断了,即便我们在某个时间点上思想一致,你也不认为这意味着灵魂的转移?”

    “不,你们只是很像。”

    “对外人而言我们如出一辙。拿任何一个熟悉她的人来同我谈话,他们不会发觉区别。”

    她正在一步步推进自己的阵地。到了这时候,罗彬瀚已经知道她最终要指向哪一块打击目标。至此他还可以混过去,但他最终不得不说:“那还是不一样的。不管别人是不是分得清楚。要是你的原型还活着,她就会知道不一样。”

    “我不确定她真的会这么想。但既然您这么想,那么我们就得用同样的立场谈谈那座城市里的居民。”

    “他们是被抓住的亡魂。我是说,在这件事上你得承认灵魂是存在的。”

    “或者,他们是另一种形式的数据生命。意识思维的克隆体。”

    “很新颖的想法。”罗彬瀚干巴巴地说,“跟那些念咒语的人说去吧。”

    “如果现在我拥有了一具可以看见的躯体——和我原型那具有着相同的构造,相同的外观,只是替换了一个思考中枢——您会承认这是她的复活吗?”

    “你不可能办到的。你的本事比她大得多,塞不到我们这样的血肉皮囊里。”

    “那么,即便您把那城中的某个居民拉到我们所在的这片土地上,用您的咒语和其他效用不可知的神秘材料——随便地说,像是用莲花和莲藕吧——给了此人一具承载意识的肉身,您就可以断言这是复活吗?或者,这是您给自己造了一个熨帖心灵的木偶?”

    罗彬瀚隐隐有点生气了。“你非要现在说这些不可吗?”他压着声音问,“就非得是现在?”

    “我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说得好像我立刻就能念一个复活咒!”

    “到那时就晚了。一旦等您有了这样一个咒语,我再说任何话都会像您耳边的蚊子飞过。”

    “你想得太远了。”罗彬瀚说,“而且是我想多了吗?你对这事儿的反对不怎么客观啊。我觉得你就是不喜欢和复活相关的事。”

    “是的。我不喜欢。在这一问题上我恐怕不会客观。”

    “因为你不想看见你的原型复活?”

    “因为我的原型也打过一样的主意。”

    罗彬瀚顿住了。他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细细想清楚,李理又说:“我不会透露细节的,先生。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只能说这是很危险的念头。”

    “怎么?她搞砸了?”

    “几乎。如果她没有半途放弃,我认为后果是可怕的。”

    罗彬瀚默默注视湖面,积蓄的恼怒逐渐平息。“我们日后再说这个吧。”他妥协道,可又忍不住加上一句,“但这件事和0305干的不一样,你也看到那个店主了。”

    “而您也听见他亲口说过死去的人无法踏足尘世——他自己本来就是特例。”

    罗彬瀚不言不语地闭上眼睛。他胳膊底下的车轴草已经被压塌下,汁液渗进衬衫袖子里,让他感到丝丝凉意,就像昨夜他坐在纸花环绕的幽屋中的感觉。当店主一点一滴透露出秘密里,雨城的气息也从四壁中散发出来。有些时候他甚至感到自己就在那座城市里,在那城市中的一处小小店铺中,只要他推开门走出去,所见的就不再是熟悉的街道。于是他真的这么问了,他问蔡绩自己能不能去到那座城市。当然,他的意思是往返双程的那种。

    绝不可能。对方立刻就这么告诉他,回答迅速得不加思考。这令罗彬瀚觉得他是事先就被警告过的,有人告诉过蔡绩可能会被怎么问,又应该怎么回答。他旁敲侧击了几次,想把话题往这方面引。这人实在言语笨拙,反应迟钝——可偏偏该死的警觉。这家伙防他就像防一只趴在鸽笼边的猫,就好像他曾去那个倒霉催的修车店里偷过钱。他直白地告诉罗彬瀚没有任何办法去那儿,那个他们叫做雨城或阴都的地方,不止是往返程的,连单程票都已售罄。那些搞鬼的仪式?已经全被废除了,你要是有本事学到了其中一个,大可以去做,天知道会被送到什么样的地方去。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问蔡绩能不能见见他那位老板。结果对方也只是拿古怪的眼神瞧着他。“你想在哪儿见?”他对罗彬瀚说,“你又进不去那里。”

    “她可以来嘛。”罗彬瀚说,“就像你一样?”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可你行啊。这是什么道理?”

    “……我没有死过。”

    罗彬瀚好奇地瞧着他,看见他涨红了脸,最后费劲地说:“我不是真的死了……我的身体还在这边,所以还能回到这里。这是很特殊的情况……你别再问了!”

    他只好不问了。其实也再没什么可问。虽说他对神秘学一无所知,可志怪故事里都是这么说的。永远是人死后一口气不散才能还阳。已经死了多年?准得先吃了定颜丹,或是睡在个肉身不化的风水吉穴里。连肉身都没了?总得再用什么巧招造一个,用泥土,用莲花,或者干脆就用别人的身体。

    那个恐怖的问题又悄然走近了。他的喉咙里有炭火在烧,又想起罗骄天小时候去乡下老家的事。他记得他们走到田埂边,发现矮树丛里有一颗血淋淋的公鸡脑袋,剁口处被人可憎地插在树枝上,圆睁着眼瞪他们。罗骄天吓得哭了,很长时间里不能看见餐桌上的整鸡。

    那个可怕的东西,最不加掩饰的死亡的证明——尸体会在哪儿呢?他又开始想这个问题,并且逼着自己不去想那个词的具体意义。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尸体不可能还保存得很好。那座血肉的空屋已然坍圮,再也不容许别的什么人住进去了。但是灵魂——如果这尘世的一切都不过是某个完美世界的倒影,那灵魂呢?对于每个活生生的、充满困境和缺陷的人而言,灵魂是否才是它的完美形式?这两者能够看作一体吗?

    “我还得去找那个人。”他睁开眼说,“不是为了复活什么的。你知道,他这人是奇货可居,在对付那只狼的事情上有大用处。”

    “他劝告过您要走开。”

    “我可以过去让他再劝一次嘛。”罗彬瀚立刻说。他觉得自己可能听见了叹息声,但也可能只是风声造成的错觉。

    “我也有一个劝告。”李理说,“于您当下着眼,或许一时难以苟同,但若肯展眼日后,稍作前望,这不啻于是我出自一切立场上能为您做的最佳考量。”

    “我懂。你准要说些我特别不爱听的话了。”

    “是的,您准备听吗?”

    罗彬瀚可以发誓他原本是准备要听听的。他又不是没听过别人说难听话。但他接下来却坐直了身体,眼睛盯着对面。

    “咱们回头再讲我不爱听的。”他抓起手机,让摄像头也立起来,“你先瞧瞧对面。”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