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只有怪兽可以吗 > NO.46:澄清一下,训练员还是有假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并排!几乎是完全并排!府中竞马场许久没有迎来过的三花并进!让我们看那屏幕上三道差距细微的时间!”

    “看那秋华赏的冠军是——!”

    ——

    奥默深知一句东炎俚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这句话的简单理解,便是黍的能力。

    因果。

    不论好的,还是坏的,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得来回报,亦或偿还。

    而他不得不承认的一点,便是他虽一直将佣兵视作主业,训练员才是附带,但实际上……

    训练员作为一个官方编制、工期固定,更会固化人际的工作,不论如何都会比事务所佣兵创业要来得更具存在感!

    倒不如说你很少能找到比佣兵更松散的工作。

    哪怕事务所佣兵有着远超一般佣兵的稳定性(指肯定会有通马桶的委托留给你,而一般佣兵连通马桶的机会都要抢),佣兵这一行根基上的自由性,也或者说是不规范性,都终归会让你面对无事可做的境地。

    要么是不满意的委托,要么是等不到满意的委托。

    不论事务所佣兵还是自由佣兵,只要‘挑食’就常会有长草期,所以这类佣兵有不少都存在兼职。

    甚至兼职常常倒反天罡——把佣兵工作踹下,成为主业!

    当然,奥默并不算是挑食。

    这人时常期盼着别人来事务所办理一些通马桶的、送信的、找阿猫阿狗的委托,可以说是非常反常识的从业者,但很遗憾,他是自建事务所的创业青年。

    本来就吃人脉的行业,让年轻人来,大多是要暴死的。

    而他虽未暴死,甚至拉来了客户的超额赞助(指象征家),却也因为打从一开始就全是大单,直接跳过了一般事务所佣兵那‘委托等级循序渐进,一点点打造事务所风格,逐渐找到自己专属赛道’的流程。

    就像是一位天赋异禀的赛马娘开局就被拽去跑有马纪念,不仅成了,还自此发掘出长途适性——那你以后就跑长距离吧!

    外界都是这么说的。

    你的想法?

    当然,倘若真是赛马,赛马娘的想法还是重要的,她想跑中距离,她想跑短距离,你总要让她试试。

    但很遗憾,这在佣兵这圈子里就是另一种画风了。

    ——你都做C级单子了,甚至还接过B级单,不会指望总站给你分配EFG级的委托吧?

    ——拜托!你是什么等级的!你要跟那些混日子过活的佣兵抢工作吗!?别那么缺德好不好!

    这话说的,好像我能干死巨魔就不准去杀哥布林似的。

    对这样的行业现状十二分不满的奥默.林顿,却也终归没有真去仗着事务所的底层优先特权,去毛走那些底层佣兵的零花钱小工。

    万一里面正好出现什么家道中落资产冻结、性格要强断绝联系,只靠着底层委托赚钱上学的大小姐什么的,那你毛走的委托可能就是别人半个月的生活费呢。

    这点姑且不提,奥默对工作这事儿其实是不急的。

    毕竟他和爱丽速子不一样,他已充分了解自我,更从近期经历中意识到了自己是个事儿逼的事实。

    干嘛去板子接委托啊,这种给事务所毛全勤的最低指标就交给沉、十驾、鬼蛇、貉她们这些员工干就行了,自己只需要贯彻平日的生活态度,善用一双瞎几把观察的眼睛。

    然后就会有贼特么麻烦的大委托,怼到自己面前!

    这态度看起来很摆,但却有非常直观的数据支持。

    只是这些大委托虽然常是一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不论是报酬还是含金量,总要有个高,又或者两边都高的工作,但却也需要时间。

    在这个时间里,他的兼职,他的训练员工作,仍会展现出一份工期固定的工作应有的强烈存在感!

    让你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怀疑哪边才是主业。

    但奥默.林顿是一个信念坚定的魔人。

    虽然秋川理事长觉得训练员工作是他的主业,但他认定佣兵是主业,那佣兵就是主业!

    认定佣兵是主业的他,便能够心安理得的给手下几位赛马娘开启大佬脚本模式。

    三冠王脚本托管已开启,谁敢说我马娘没训练好?划条道吧,让你马娘出来并跑。

    我和我手底下的马娘都可以跑(?)。

    这就是奥默.林顿训练员,书面知识一直在飞快的补,实际训练也不像是个新人,一出意外就摇大佬抬一手,作为训练员的同时更在拯(zhe)救(teng)世界,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亲自上阵和赛马娘跑步,你一找他理论态度就——额啊啊啊啊啊!

    补充一下,叫的可能是你,指看到他的灵魂本相。

    态度?

    什么态度?

    我态度明明很好啊!

    只是不可否认,这几天那本是打着休假的名头,却深陷于各类男女关系的奥默.林顿,确实是疏于对担当马娘的关心,更是压根没能休到假。

    而现在,在这个双休日。

    在这个训练员的法定假日,也在他安顿好女友后的下午,在他接受同事朋友的邀请,要去找回点过去热爱的当下——担当赛马娘发话了。

    秋华赏的选手亲戚也来发消息了。

    哦,后者是让他别插手这倒还好,不是来让他加班的。

    但前者确确实实,是来让他加班来了。

    简单几句话,地图短的不够卷匕,却又效力十足,因那是当初契约时的话语。

    ‘每一场,每一场对决,我寻觅、我总结,她们的取胜之道,以猜测、以试错,找出成功的终点,接着将其予你。

    你追求速度,而我,给你胜利。’

    就算没有芯片的帮助,奥默也不会忘掉自己说过的那段形似诺言的话语。

    只是正如赛马娘的生涯至少会有两年以上,加之严格意义上的新人赛都还未真正开始,所以这段理应用于高强度战场环节的许诺,亦是直至如今都没见发挥。

    而现在,他的担当赛马娘说可以开始了。

    尽管那新人赛仍然未至,但那对未来的敌人们的寻觅、总结、猜测、试错,已然可以开始。

    就将空中神宫作为第一位目标,他被赋予的第一目的甚至是为其做个解析,协助对方变得更强。

    倒是一如既往的狂啊,速子。

    但既然都重提那段话了,奥默也只能‘还’那‘出来混’时的发言。

    不得不进行的加班,在那三人冲线的时候也仍未结束。

    只是目睹着贵妇人那两历华冠的达成,看那三次亚军,垂首不见神态的极峰。

    以及那位列第三,神态看起来很不安定的神宫。

    他再扭头瞥了眼那被身边同时轻拍肩膀,神情颇为沮丧的岩辉二。

    “…所以光是达成共识也不够啊……”

    “什么?什么共识?”

    魔人终归是忍不住叹息,然后招来一旁朋友的好奇。

    而看他那好奇的模样,魔人反而忍不住重新将目光投向那还未被他关掉的窗口夹层。

    作为眼前这一幕的‘幕后黑手’,同时也是眼前这个阳光大男人手下的退役赛马娘,大震撼的头像还安静地挂在那儿,不言不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