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重生在火红年代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同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井山东侧,三眼井胡同。

    看到聂远超穿着大衣回来,李翠云忙迎上前去,一边帮他脱去大衣,一边关心问道:“怎么样,老爷子怎么说?”

    聂远超虽然面色平淡,但眼睛里振奋的目光仍将答案提前告诉了妻子,见李翠云眉飞色舞起来,聂远超也高兴的呵呵笑道:“老爷子很认真的看了一遍,最后说道,人才难得,是好事!听说小李还准备继续去农村看病找药完善这本《赤脚医生手册》后,老爷子让我多多支持。”

    李翠云道:“那老爷子没说你什么?”

    聂远超微笑道:“他问了我的想法,我如实说了。不是我争名夺利,是李怀德、赵连泽他们这些人,不适合上高位。老爷子见我如此坦诚,就更高兴了。不过他也说,眼下这个时节,一动不如一静。他会让人把我和小李的功劳记下,再把李怀德、赵连泽他们压一压,敲打敲打,让他们战战兢兢维持现状就好。老爷子目光长远,教我处世之道,我不及也。”

    李翠云点头道:“这个时候,确实不好出风头,不然……唉,这乱糟糟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得亏有老爷子在,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们还能暂时无忧。”

    聂远超道:“所以老爷子才说,一动不如一静。放心吧,上头真正有大学问,懂科学技术的,就老爷子一个。再怎么样,也不会动摇他的。”

    李翠云放心了些,同聂远超道:“老聂,你说小李让孙达把这份功劳暗中给你,是不是……”

    聂远超道:“是不是什么?”

    李翠云小声道:“是不是拿这个想当聘礼啊?”

    聂远超脸色一沉,道:“乱说什么?不挨着!”

    李翠云没好气道:“我就这么一说。唉,早知道当初就不把姑娘送走了,现在人在外面,想管都不好管。那么大老远的,安排几次相亲连面都不肯见……都快三十了!!”

    聂远超淡淡道:“等过两年形势好转些,就把她调回来,到时候再说。她要还这么倔,那也没法子。”

    李源在李怀德跟前都那副德性,还是离了婚的,港岛那边还有两个娃……

    这样的条件,聂家随便使个眼色,他还不得巴巴的攀上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性子有些不着调外,李源还算不错。

    有能力,医术高明。

    有手段,杀伐果决。

    知世故,但总得来说,并不怎么世故,没想着一心往上钻营。

    更不要说,相貌不错,一表人才……

    当然,再不错也就是不错,一个有两娃的二婚男,迎娶聂家爱女,那是他的福分!

    为了自家女儿的幸福,他咬咬牙也就忍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李翠云听丈夫松了口,一下笑开了花,高兴道:“干吗还等两年啊?现在就调回来!我想姑娘都快想疯了!”

    聂远超目光长远道:“现在不合适,风向不对,还不稳当。”

    李翠云担忧道:“那要不要先给小李透透风?可别出什么意外……”

    聂远超呵呵一笑,道:“不必。这小子性子还是不够稳当,再磨炼两年吧。不然以后去了老爷子那,也这么上蹿下跳不着调,不像话!”顿了顿,他又道:“对了,给孙达打个电话。孙达这个人不错,他妻子赵叶红也是一心醉于医术,很纯粹的人。请他们两口子来家里坐坐,你可以隐约的透露一些意思,但别明示。就说小李还需要再接再励,我们比较看好他。”

    李翠云高兴道:“成,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说着就去打电话了。

    “喂,我是李翠云。”

    电话拨通后,李翠云心情惬意的自报家门。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道:“哦,李阿姨您好,我是孙达的小女儿孙月玲。您找我爸爸么,他不在家。”

    李翠云眉尖微扬,道:“月玲,那你妈妈呢?让她来接电话也行。”

    孙月玲道:“李阿姨,我妈妈也不在,他们去秦家庄了。”

    听到这个地名,李翠云心里就咯噔一下,隐隐生出不妙的感觉来,她问道:“去秦家庄干什么?”

    孙月玲的声音有些失落,低沉道:“我妈妈的徒弟,源子哥,今天结婚了。”

    “什么?!”

    李翠云闻言简直惊怒,追问道:“结婚?和谁结婚?”

    聂远超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走过来两步,面色凝重的站在那,心情显然也恶劣起来。

    就听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和他们村的一个女的,叫秦大雪,我也不认识。”

    李翠云挂掉电话后气坏了,道:“这个小李是不是疯了?还有孙达他们,小李不知道轻重,他们也不知道吗?就让小李找一个农村女人?”

    聂远超面沉如水道:“小雨和他的事,到此为止。竖子不与为谋,目光短浅,他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如果李源和聂雨走到一起,凭借这次功劳,再加上聂家的助力,以及他本身的医术水平,很容易让李源一步跃龙门!

    将来说不定就是施今墨现在的地位,便是在那些老同志面前都有面子,普天之下谁敢得罪?

    那是什么样的地位!

    可惜,这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叫机会,什么叫珍惜。

    有些小聪明,终究难成大器!

    ……

    秦家庄村后的一条道路上,秦大雪和李源沿着刚干没多久的泥土路散步。

    三月的村庄,已经可见不少绿色,若不是桃树都被砍伐了去当柴烧,这会儿桃花应该正艳。

    两人方才对着老人家的照片宣过誓,已经算是正式夫妻了。

    现在农村结婚压根没人去领结婚证……

    路上没什么人,李源牵起了秦大雪的手,心情很好。

    李家来客众多,两人陪了一圈后,就找了个机会溜出来透透气。

    听李源画了好些饼,原本笑意盈盈的秦大雪却忽然说道:“我决定,不去港岛了。”

    李源狐疑的看着秦大雪道:“这马上都要入垌房了……咱们刚才可是对着老人家表过决心的,你现在变卦是不是迟了?”

    他天花乱坠的说了一堆,把一起去港岛后的美好未来描述的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包括愿意利用人脉帮她开启局面,助她一展才华。

    搬事实讲道理,在港岛能干成的事业,要远比留在红星公社大的多。

    怎么反倒起了反作用呢?

    “去你的!”

    才不过两天时间,秦大雪虽然依旧消瘦,但神态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一双大眼睛里也再度充满阳光,明媚照人,她笑嗔一句,双手自然的负在身后,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远处的山峦,道:“这是一场斗争,我怎么能狼狈逃跑当逃兵?”

    又转过身看着李源,眼睛好似比太阳还明亮,声音却温柔的解释道:“源子,港岛那边条件虽好,我相信过去后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可是在外面折腾的再精彩,那也是外面的精彩。

    咱们国家,依旧贫穷落后。

    如果不在这里奋斗,这里就永远不会有起色。

    只有和贫穷、落后、黑暗坚持斗争,我们才有可能建设出一座和港岛一样发达的城市。

    我们的人民,才能吃得饱,穿的暖。

    源子,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如果连我们这样读过书的人都放弃离开,那这个国家的发展还能指望谁呢?

    你已经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可以问心无愧,可我还没有。

    所以,我不能离开,对不起。”

    李源盯着她看了一阵后,发现自己愈发喜欢了。

    这种真切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精气神,这股信念,他没有。

    跟这媳妇相比,李源真心觉得自己就是个渣,他做不到这样的……

    不知为什么,这些在他前世已经变得跟笑话一样了。

    人可能就是这样,越缺什么,越稀罕什么……

    这或许就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喜欢这个姑娘的原因。

    “那结婚还算数吧?”

    李源担忧问道。

    “废话!”

    秦大雪没好气道。

    李源这就放心了,他笑道:“你先说说看,当初你怎么那么狼狈?不把这个问题弄清楚,我怎么放心你留在这里?我虽然绝对尊重你的选择,但涉及人身安全问题,没得商量。”

    秦大雪无奈笑道:“我能解决好的。”

    李源不耐烦道:“少啰嗦,你具体给我说说,到底有哪些对头。豁出去今晚上我不垌房办你了,我也先去把那些王八蛋给办了!”

    秦大雪白他一眼,然后自嘲一笑,道:“说来自己都觉得丢人,我堂堂交通大学的大学生,盛海办厅工作了数年的高级助理,差点被两个扫盲班都没毕业的地痞赤佬给整死。”

    拉着过去一帮狐朋狗友,靠乱给人扣帽子,乱拾掇人,狠打狠冲起家。

    摇身一变,成了乡委员会成员,又一通闹腾后,成了副主任。

    秦大雪这个乡委员会主任,自然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李源不解道:“你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成为副主任?”

    秦大雪嘲笑道:“你还真是桃花源中人,一心沉醉于医学,不食人间烟火。那个大潮流下,谁敢打压这种冒头的?况且任命权又不在我手里,在区里。其实区里也没法子,从上到下都是懵的,包括曹奶奶。她跟我说,她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发生这样的事。不过她也让我稍安勿躁,冷静灵活应对,这样的人兴也一时,亡也一时。确实,不可一世的老兵们已经销声匿迹了。就是不知道,这些坏分子什么时候完?”

    李源摇头道:“靠等天时太被动了,那什么时候才能完事?大雪,你能力极高,但斗争水平还差点。好人要比坏人的手段更恶,才能降妖除魔卫护正义。一个叫王茂成,还有一个叫什么?”

    秦大雪看了他一眼,道:“还有一个女的,叫牛槐花。这女人……嗓门大,也身强力壮,收拾起人来,能下的去狠手。男同志没法和她讲理,根本不能沟通。女同志……又打不过她。王茂成和她勾结在一起后,狼狈为奸,杀伤力极大。你说的对,对付这样的人,手段一定要强硬。你真要帮我?”

    李源气笑道:“废话!你是我老婆,我不帮你帮谁?”

    秦大雪的眼睛这一刻简直璀璨耀眼,她看着李源道:“那就帮我说服二哥,让他准备动用民兵连!”

    “民兵连”三个字,说的杀气腾腾!

    这个时候敢调动民兵连来硬杀的,这种大气魄,当今天下都没几人拥有。

    李源无言的欣赏了会儿秦大雪的神色,秦大雪却以为他在担忧,笑着宽慰道:“放心,我没那么鲁莽。王茂成和牛槐花根本没什么水准,上位后迅速腐化堕落。我走之后,他们每天中午都在办公室里大吃大喝,弄的乌烟瘴气。

    尾巴都是现成的,一抓一大把,我有办法办妥,相信我。”

    李源笑道:“你还是想的太正了,上面大风气没变的时候,现在你和他们正面冲突,哪怕有证据,占便宜的都不一定是你。这种毒蛇一次打不死,后面就恶心了。

    等着,今儿就让你瞧瞧你男人的手段,才叫你知道,自己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

    红星公社。

    委员会办公室内,摆着一桌酒菜。

    主任秦雪请了病假,如今主持乡里工作的,是代主任王茂成。

    他和副主任牛槐花,已经彻底把持住了委员会,在红星公社为所欲为。

    乡里农民们还是普遍吃不饱,可他们两个却不会缺吃喝。

    好酒好肉没断过,日子过的赛神仙。

    但也不是事事顺心……

    王茂成过去一直是乡里被人瞧不起的人物,挨过不少批,摇身一变后,过去收拾过他的人,现在要多惨就有多惨。

    唯一没收拾彻底的,就是前主任秦雪,让他觉得很不痛快。

    之所以开始没收拾彻底,不是他做不到,而是存了其他心思,没想到,如今倒成了棘手问题了……

    牛槐花见王茂成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也滋儿了口,吞云吐雾间取笑道:“主任,当时你就该直接绑了垌房,早她奶奶腿的完事了。你倒好,非要先把人打倒斗服了,再去英雄救美,说什么要征服人家的心。丫挺的现在有秦家庄那群刁民护着,你也没法子了吧?哈哈哈!不是我说你,秦雪那骚狐狸精和其他娘们不一样,其他娘们你这样办得手了不少个,先连打带吓,再忽然对她好,就乖乖跟你了,秦雪,那可是大盛海回来的骚娘们儿,瞧不上你这样的。”

    看着一口酒一口肉,然后再滋儿一口烟的牛槐花,王茂成都有些想吐。

    不过没办法,这是他手下的头号猛将,太好用了,只能哄着。

    他冷笑一声道:“看不上咱?红星公社一共十二个生产大队,现在五个大队的民兵连都已经准备好了。秦家庄那群刁民不是牛么?明天晚上老子亲自带队去打突击,先去缴了他们的械,谁敢抵抗,谁他么就是返革掵,老子当场枪毙了他!我就要在秦家庄里,给那个贱人剃个阴阳两分的头,给她抹黑脸,给她挂破鞋!软的不吃吃硬的,我就看看她能有多硬气!”

    牛槐花闻言大喜,脸上的肥肉狞笑的时候都在颤抖,咬牙切齿道:“好!就这么办!早这么办,主任您早就得手了!明儿个,我要亲自剃她的头发,扒她的衣服……咦,外面怎么那么吵,瞎他么嚷嚷什么呢?”

    王茂成不在意,道:“没事,有大亮他们看着,没人敢放肆。”

    话音刚落,却见办公室房门忽然被打开。

    两人在红星公社横行有一阵了,这个时点王茂成没开口,没人敢来敲门,更别说不请自入了。

    两人正要发怒,来人却猛然身形一动,极快的飞步上前,“咣”“咣”两下,王茂成、牛槐花两人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打的昏了过去……

    李源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恶心的油腻,随后又觉得擦早了……

    他将两人身上的衣服扒了干净,让两人相拥在一起,还摆了个好位,随后才再次恶心的擦了擦手。

    又从王茂成衣服兜里掏出一本小红本,撕扯下几页,包括带他名字的扉页,拿着在桌面上擦了擦后,随手丢在了地上。

    将两人的衣服倒上了酒水,放在窗口方向,拿了根火柴擦燃后,丢了上去,随后悄然离开。

    这种乡镇级别的斗争手段,越糙越莽越有效。

    稍微搞的复杂点,都容易被聪明反误……

    “着火了!大家快去救火啊!”

    在马路对面吼了嗓子吼,看了眼从四面八方不断跑来的村民们,如潮水一般涌向了委员会办公室,李源拍拍屁股返回了秦家庄。

    这些村民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就已经得知王茂成和牛槐花搞破鞋被抓,过来看热闹的。

    后续都不用李源继续操心,现在老百姓哪个不是老运动员?

    王茂成、牛槐花横行一时,得罪了不知多少人,现在被抓了现形,有的是人想要他们的狗命!

    就用他们的狗头,来帮秦大雪一雪前耻,重新立威吧。

    他且安心做一个女主任背后的男人……

    ……

    “这事儿弄的,结婚的日子,大雪怎么还被叫去忙公社的事去了……等她回来,我说她!”

    晚饭席上,李母很不好意思的跟赵叶红、王亚梅、刘雪芳等人赔不是。

    现在都是讲究革掵婚礼,不让大肆操办,但晚上亲朋好友一起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可秦大雪还没陪长辈们吃两口,就被公社派来的人给叫走了,撂下那么多亲长在这。

    赵叶红看了眼正乐呵呵和李桂、张冬崖、孙达、李池以及秦家庄大队长秦大山喝酒的李源,摇了摇头道:“没事,大雪……很优秀。临时有事,也能理解。”

    王亚梅高兴道:“老嫂子,这儿媳妇娶的好啊!本来源子一大早跑来找我,说要结婚了,还是马上就要结,把我气的啊……上次就这样,结果弄成什么了?说好了这次等我见过了点头才算,好嘛,又来突然袭击这一手。我都不打算来了,他把新娘子夸的跟仙女儿一样,我看他可怜,就答应了。结果这么一见,嘿,我一眼就喜欢上了,真是好孩子,配得上源子!上一个根本不行,资本家的女儿能靠得住吗?”

    李母听了有些庆幸,幸好孙子这会儿不在跟前,和几个堂兄弟在老五家玩儿,不然听了该多伤心。

    哪里是前儿媳妇不好,是儿子不是东西啊……

    她勉强笑道:“是好,是好。”

    李雪梅吃醋道:“得亏我妈早先没认识秦雪,不然就没我什么事了。”

    王亚梅摆手道:“你放心,就算早认识你还是我儿媳妇,胜利配不上人家。”

    李雪梅鼻子都气歪了:“我和胜利就是歪瓜配咧枣呗?”

    众人大笑。

    大嫂子、五嫂等几个性格外向的女人跟着凑热闹,把李雪梅夸出了花来,一时间宾客皆欢。

    一直没什么笑脸的刘雪芳脸上都多了些笑容,眼看着秦大雪连大婚之日都不在跟前跑去忙工作了,可见真和李源说的那样,秦大雪是把一生都奉献给事业的人,这场结婚就是为了躲避时代的重压,迫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两人本质上其实是革掵友谊……

    本来惊闻“喜讯”她都懵了,港岛那边俩媳妇了,这边转眼又娶一个?

    现在心里过了这个坎儿,自然就舒服多了。

    李源也是好心,都不容易……

    张冬崖倒是看的更明白些,那个女孩子那样的风采,怎么可能只是演戏?

    就算是演戏,他这个徒弟最后也一准弄成假戏真做。

    不过真相重要么?有时候重要,有时候也不重要。

    只要自己这个徒弟能安排的周详些,说辞聪明些,日子久了慢慢也就自然了……

    等李源又敬了杯酒后,张冬崖语重心长的劝道:“少折腾些吧,往后好好过日子。”

    李源讪讪一笑,点头道:“得嘞!师父,都在酒里,都在酒里!”

    张冬崖懒得再说他,主要是这会儿再想清理门户也打不过了……

    孙达看着李源,其实心里也是满满的无奈。

    他和赵叶红说过多回了,她这个徒弟最后八成是要和聂家那位在一起的。

    是好事,还是大好事。

    如今两人都不是小孩子岁数了,又经历了那么多,肯定会成熟许多,日子也能过的好。

    这次李源主动提及让聂远超截胡《赤脚医生手册》的功劳,他心里还在高兴,这小子果然开窍了。

    而且他去聂家说这件事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聂远超两口子态度的变化。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就一天功夫,这混小子就结婚了……

    孙达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他知道李源主意正,再说人家直接一步到位,请他们来只是让他们观礼来的,不是商讨婚事的。

    好些话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说造化弄人啊。

    孙达无言以对的和李源碰了一杯,都没啥场面话想说,只无奈道了句:“得嘞,咱爷俩也都在酒里吧。”

    李源嘿嘿直乐,一饮而尽。

    各怀心思的一顿晚宴,吃的并不算痛快,也没吃多久,因为大家还要赶最后一趟班车回城。

    路过公社办公区的时候,车上的人纷纷坐直了。

    估计有上千人拥挤在那里,几十只火把组成的火龙,照的场地中间一片通明。

    十几个人被捆在那里,一个身量高挑穿着军大衣的女人,在凛冽夜风中,站在人群中间挥舞着手臂,大声的说着什么。

    一队持枪的民兵站在她身后听用……

    而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则发出了一阵阵欢呼声。

    孙达小声对身旁的赵叶红道:“中间那个就是源子媳妇吧?好家伙,可不简单啊。”

    赵叶红微微点了点头,孙达忽地嘿了声,笑道:“这也算强强联合了……也好,往后这红星公社,都是他们老李家说的算了。城里要是闹的不像话,咱们还有条退路。”

    赵叶红懒得搭理,看着渐行渐远的那道出色人影,心里还有些得意,她这个弟子还真会挑人,这个女孩子她看了都觉得惊艳……

    长的好看不说,举止又大气又大方!

    那双眼睛特别有神又亲切,真没想到,秦家庄居然能养出这样出色的姑娘。

    看来哪里的出身,并不影响成为一名优秀的人。

    她儿子孙建国将来要是也能找个这样的,那她也死而无憾了。

    算了,她儿子孙建国不配……

    ……

    一直到深夜十一点,秦大雪才算安排完所有事项。

    特别是对民兵师的安排,王茂成安插在其中的狐朋狗友们,已经全部被拿下,重新完成了整合。

    对阿附王茂成、牛槐花的一些乡干部,也是该收押的收押,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不断的批他们。

    至此,几乎一夜之间,秦大雪将红星公社重新掌握在手里。

    而这一次,她必然不会再重蹈上次的覆辙了。

    更不用说,她现在还有李桂、李池、李海以及秦家庄民兵连的铁杆拥护者!

    实际上也是如此,只要有手段,敢下手,那么除非发生极大的变故,不然这种基层的委员会主任,大都能坐到最后……

    “你怎么来了?”

    接到通报从办公室出来,秦大雪就见李源骑了辆自行车在公社门口等着,不由惊喜说道。

    李源先给跑到里面传信儿的民兵又飞了一根烟,再对一起跟了出来的几个乡干部点了点头后,笑眯眯道:“今儿可是咱俩结婚的日子,我当然得来接新娘子回家。”

    还没洞房呢。

    周围人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登时响起一阵惊喜的笑声和一阵阵恭喜声。

    秦大雪白他一眼,对身边人又交代了几句后,就上了自行车的后座。

    李源乐呵呵的与众人点头致意告辞后,脚用力一蹬,自行车就蹿了出去,车上的摩电灯也渐渐亮了起来。

    “源子,谢谢你。”

    秦大雪心情极好的说道,今天李源的手段,也算让她开了眼了。

    她还是头一回知道,好人做斗争,也能用这样的手段。

    李源笑眯眯道:“跟敌人和坏人做斗争时,不要拘束于手段的正义性。不过……你真想谢我?那一会儿就要听我的哦。”

    秦大雪在他腰间掐了下,这货,本性难改。

    一句话能说出两种味儿来!

    别以为现在的女人会单纯听不懂开车,不提农村妇人们平日聊天时的直白,秦大雪可是读过《红楼梦》,甚至在大学图书馆批判过《金瓶梅》的人。

    李源哈哈一笑,自行车踩的飞起,不过十分钟,就带着秦大雪到了一处院子……

    下车后,秦大雪惊讶道:“这里是……五哥家吧?”

    李源笑道:“对,今晚五哥、五嫂去爸妈那挤一挤,孩子去四哥那,专门把这个院留给咱们。新床单被褥都换好了,快走快走,你日思夜想的源哥哥,今晚归你了!”

    “哈!”

    秦大雪虽然也有些羞,但还是撑得住,伸手勾起了李源的下巴,坏笑道:“姿色是不错!”

    “……”

    开锁推开门后,李源二话不说,将秦大雪一把横抱起,在她惊笑声中,反脚又关上了门。

    她也就是个纸上谈兵的假把式,没一会儿就缴械投降了……

    过一会儿再挑衅,再被征服。

    循而复返。

    秦大雪心里知道,李源留在这边的时间并不多,她想多尽尽妻子的责任……

    这一夜,好多人的命运为之改变。

    李源也贪婪无耻的得到了一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姑娘。

    他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评价他,怎么看他,譬如那些知道些内幕的长辈们……

    他其实也不是很在意。

    二世为人,总要允许他任性惬意的活一次。

    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的照顾所有亲近的人。

    这一次,他希望他们能迁就他一回……

    李源看得出孙达在遗憾什么,也知道他是好心。

    可是李源不想去抱哪个大粗腿,靠哪棵大树而活。

    再过十年,自家老婆就能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或许可能到不了通天地位,可也足够了。

    为什么还要再去看别人的脸色,听从别人的安排?

    李源宁肯不那么富贵,也更愿意过悠闲自在些的日子。

    看了眼躺在他怀里沉沉睡去的秦大雪,这个可爱的理想主义者,李源轻轻抚了抚她的长发,也缓缓闭上眼睛安心的睡了……

    自己算不算已经在这火红年代,过上了悠闲的生活?

    唔,目前还不算,得看他如何安抚好港岛二娄。

    这倒不算难事,大环境所迫,他在大陆不得不再结婚嘛,都是被逼的!

    聂雨还是秦大雪,希望他选哪一个?

    无论大娄、小娄,显然都会选择后者……

    看,夫妻同心了吧?

    睡梦中,李源嘴角微微扬了扬……

    ……

    PS:感谢zjxe7g书友的盟主,我们也是有盟主的书了,八千字大章庆贺一下。写了一晚上,咳咳,第二更估计要到晚上了……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