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重生后,霍太太一心求离婚 > 第374章掌舵者不能被感情扰了心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乔时念这个提议,黎姝言还没做出反应,霍砚辞却疏冷地出了声,“抱歉,我没空。”

    黎姝言娇哼了一声,“霍总,你就算有空我也不会让你作陪啊,我还怕你眼光不够好呢!”

    说完,黎姝言对乔时念道,“时念,让霍总陪他自己的猫,你陪我过去看吧,你可是答应了我,不会有了别的猫就冷落小刺!”

    “……”

    乔时念最终还是陪黎姝言去看了猫,三花猫虽可爱,但小刺并不亲近它,甚至还有些害怕。

    “不是说三花猫是猫界的美女,谁看到都会喜欢吗?”黎姝言有些遗憾,“怎么小刺会不喜欢呢?”

    乔时念,“可能它是对这的环境不适应。”

    “嗯,也是。那我就不给小刺找伴了,免得它感觉被冷落!”黎姝言说着竟还怜惜地亲了下小刺。

    看着黎姝言这副爱猫的模样,乔时念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判断了,黎姝言真会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吗?

    她特意发朋友圈把霍砚辞引到了现场,与他举止亲密,黎姝言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是黎姝言真不喜欢霍砚辞,还是她的演技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乔时念一时无法分辨出来。

    结束这边的活动已是下午,黎姝言请求霍砚辞帮忙送乔时念,她则带着小刺回去休息。

    乔时念本想拒绝,可小queen很是粘人,一直往她脸颊处贴贴,让乔时念没舍得松手,加上她有些话要和霍砚辞说,便没反对。

    车上,乔时念随意地问了霍砚辞,霍雨珊最近的情况。

    霍砚辞告知,霍雨珊虽去了霍园,但母亲会带她常在老宅走动,加上心理医生的干预和香熏的辅助,情况还算正常。

    乔时念本想告诉霍砚辞今天看到了霍母,到底还是忍了下来,毕竟是霍母的事,她不好胡乱说些什么。

    “上午的事,我希望没有下一次。”乔时念漠声提醒道。

    霍砚辞自然知道乔时念在说什么,想到她唇瓣的甜软,他又觉得喉咙有些干。

    见着乔时念疏离的模样,霍砚辞道,“让我陪黎姝言的事,我也不希望有下一次。”

    “……”

    ……

    夜晚,霍园。

    方倩茹陪霍雨珊说了会话,之后霍雨珊要画画,她便下了楼。

    霍元泽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厅里的沙发中,手里拿着雪茄在抽,看到她,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方倩茹没有理会,直接去厨房,打算给女儿倒杯牛奶。

    “今天白天你去了哪儿?”霍元泽严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方倩茹的脚步稍稍一愣,淡声道:“你能问我,不是代表已经知晓了?”

    闻言,霍元泽脸色越发不好看,声音依旧严冷,“别忘了你霍夫人的身份。”

    方倩茹神情淡漠,没理他,走去厨房倒好了牛奶。

    “砚辞那边还在跟乔时念纠扯不清,你没劝他?”

    出来时,霍元泽又问。

    方倩茹道,“砚辞的事我没有管过,他这么大了,相信凡事都有自己的主意。”

    “他也是你儿子,你做母亲的不管,指望谁能管?”霍元泽的凌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方倩茹的唇边扯出了冷淡的笑,“欠他的已经欠下了,现在我就不装慈母惹他烦了。”

    “你要真为砚辞好,最好还是尊重他,别再在背后搞小动作。黎家的家世是不错,但砚辞并不喜欢黎家小姐,你这样强行让他们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霍元泽抽了口雪茄,从喉中发出不诮的嗤声,“喜欢值几个钱,一个掌舵者和上位者,哪能被感情这种廉价的东西扰乱了心绪!”

    闻言,方倩茹脸上的神情全数收起,淡然又冷漠地往楼上走去。

    ……

    隔天周日,乔时念接到了霍母的电话。

    说是海城有个画展,想带霍雨珊过去看一看,问她有无空一起同行。

    自霍母带雨珊搬去霍园,乔时念便没见过她们,加上霍母好像有话要和她说的样子,乔时念便同意了一起。

    待乔时念到达画展时,霍母和霍雨珊已经到了。

    “姐姐!”

    许久未见,霍雨珊看到她很是欣喜。

    “雨珊,伯母。”乔时念笑着和她们打了招呼。

    “姐姐,这是我画的画,送给你!”霍雨珊递上了画。

    乔时念接过一看,霍雨珊画的竟然是她上次在老宅敲架子鼓的一幕。

    虽然只是简笔,但画得非常传神,把她的英姿都展现了出来。

    “谢谢雨珊,画得真好,姐姐很喜欢!”乔时念将画收到了包里,“你想要什么礼物,姐姐可以送你!”

    霍雨珊想了想,摇了下头,“我只想快点把身体调养好,就可以和姐姐一样,想做什么都可以。”

    乔时念心疼地揉了下霍雨珊的脑袋,“雨珊很快就会好的。咱们进去看画展吧!”

    霍雨珊喜欢画,哪怕在乔时念看来毫无章法的艺术画她也看得特别入神。

    让霍雨珊沉浸式的欣赏,乔时念和霍母方倩茹坐到了休息处的小型咖啡厅。

    “时念,你让砚辞带的香熏我有收到,谢谢你。”

    方倩茹温和地道,“怕你最近忙,我就没带小珊打扰你。”

    乔时念笑道,“伯母言重了,谈不上打扰。”

    两人说笑了几句,她们的咖啡到了,乔时念端起喝了小口。

    “时念,昨天那个猫猫大本营的活动上,你是不是在那儿?”方倩茹忽地问道。

    乔时念听言微微一愣,霍母昨天看到了她?

    方倩茹从乔时念的神情猜到了她所想,她笑了笑,“那我没看错,你和砚辞都在那儿。”

    之后方倩茹解释,心理医生提议买只小动物陪伴霍雨珊,或许可以缓解一些她的情况。

    正好她听说公园那边有领养流浪猫的活动,她打算过去先看一看。

    “雨珊不想出门,我便一个人过去了。”

    方倩茹温柔地告知,“到那儿正好遇到个朋友,他最近也回了国,我就和他聊了几句。”

    没聊几句,方倩茹接到了佣人的电话,说霍雨珊在找她,她就先回家了。

    临走前,她看到了现场的乔时念和霍砚辞,但着急雨珊的情况,便没来及和他们招呼。

    听言,乔时念点了点头,“没关系,我也是陪黎小姐过去的现场,霍砚辞后来才到。”

    方倩茹笑了一声,“时念,你昨天是不是看到了我?”

    乔时念如实点头,“是。”

    “担心砚辞见到那一幕,所以没有告诉他?”方倩茹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