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爆红从报警开始 > 第486章 思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春秋早该想到的,这世界早就癫成她不理解的模样了。

    小徐警官是被唐警官勒令来做心理疏导的,推都推不掉。

    至于需要心理疏导的原因……

    过大的工作压力和过重的心理负担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

    用唐警官的话来说,再这么下去他也不用上班了,直接准备给这小子上坟好了。

    小徐警官年纪也比吕春秋小,说实话她看对方也有种看弟弟的感觉。

    不是,现在年轻人压力都这么大的吗?

    对方这个职业也不好让人家没事摸鱼敷衍工作,吕春秋也不知道该说些其他什么好,只能干巴巴地让小徐警官保重身体。

    墨非开口就很直接:“那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找我倾诉啊,我刚看过医生,按照他的套路来,我觉得我也行。”

    三大经典错觉,“ta喜欢我”、“我也可以”以及“我能反杀”。

    小徐警官并不介意向朋友倾诉心事,只是他犹豫地看了一眼吕春秋。

    吕春秋:……

    行吧,小男孩的心思她这个老女人确实该回避一下。

    “你们先聊着,我就在附近坐一会儿,聊完了喊我。”吕春秋放开墨非的轮椅,叮嘱小徐警官,“别放他一个人待着。”

    “嘿,我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

    墨非不满的抗议并没有得到效果。

    小徐警官郑重地点头答应下来。

    看着吕春秋走到一边,墨非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现在请说出你的故事。”

    “我就是工作压力有点大。”小徐警官疲惫地叹了口气,“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没来得及巩固思想教育。”

    当工作量和心理状态不够匹配,那么人就有可能出现各种心理问题。

    “你这话说得怪瘆人的。”墨非听着觉得毛毛的,“啥工作还要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啊?”

    没等小徐警官回答,他就自己得出结论了:“好像所有工作都需要。”

    “行吧,那你做心理建设都在建设什么啊?”

    小徐警官沉默了好一会,表情看着就很纠结。

    墨非看他的表情,眼神从探究变成恍然大悟:“啊——我大概知道了,你们当警察的做心理建设也就那几种情况。”

    “遇上苦命人、凶手老好人、好心没好报还有奇葩事太多。”墨非说完还觉得不够,“剩下的没说到的以后再补充,先分析一下你。”

    结合小徐警官最近的遭遇,其实很好猜,无非就是执行公务的时候有群众在自己面前受伤没及时救下心有愧疚,或者就是感觉自己职业素养不过关经验欠缺呗。

    墨非抬起手,发现自己坐着还够不着,刚想撑着轮椅站起来,小徐警官把他摁住了,蹲下身看他:“你说的有道理,但不是我最近困扰的。”

    “我知道。”墨非抬手在他脑袋上一阵乱揉,咧开嘴笑,“多大点事啊,最后结果是好的不就结了,你看我,牙好胃口好,吃嘛嘛香。”

    小徐警官被揉得猝不及防,闭了闭眼,表情有些无奈:“有你的原因,也不完全是。”

    “欸?”墨非收回手,来了兴趣,“还有啥,别吊人家胃口,快说快说。”

    “我只是觉得我们一直以来坚持的似乎都是错的。”小徐警官说出这话的时候,声音很低,也很艰难。

    “如果我们能一开始直接强攻,击毙那些犯人,而不是想着活抓,伤亡率是不是就没那么高了?”

    小徐警官说着,却看见墨非露出了一个见鬼的表情。

    他满心惆怅被这个表情卡得不上不下,愣愣地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天崩地裂的表情。”墨非真觉得自己见鬼了,“你这个想法很危险,最好快找人洗洗脑子。”

    墨非面色凝重地拍拍他肩膀:“除了咱们的国家,外国警察开枪条件倒是宽松,必要时候完全可以清空弹夹,可你看外国群众对警察有没有咱们十分之一的信任?”

    小徐警官回忆了一下和李沧鱼一起在国外的那段时间,外国人对他们的警察不说信任,没有提出质疑就不错了。

    “尊重生命遵守规则的执法方式有时候会显得很无力,但没人能说你们是错的,最多说一句你们傻得可爱。”墨非难得板着脸严肃起来,“还有,我不知道你这种钻牛角尖的想法是哪来的,不过很危险,小同志你这思政不过关啊。”

    小徐警官人都傻了:“是这样的吗?”

    墨非咔咔点头:“完美的道德高地啊,有时候我都怀疑建立你们警队提出主要思想提纲并且一力推行的人是不是有精神洁癖。说实话,开枪容易、杀人也容易,像你们一样坚持底线坚守规则才难。”

    就好像打伤和打死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样,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会在心里留下印子。

    墨非这么多次在枪林弹雨中不杀人是做不到吗?

    正常人在面对这种事情时,只要有能力控制住对方,第一反应都不会是杀了对方,一旦开了口子,以后遇事第一反应可能就变成杀人了。

    一旦没了对生命的敬畏,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都有可能。

    墨非并不觉得警官们做错了什么,能遇上阮氏梅这种人毕竟也是少数情况,帽子叔叔还是很可爱的。

    小徐警官听完墨非的想法,也思索起来。

    这时候墨非就觉得自己还挺笨嘴拙舌的,术业还是得有专攻,老话很有道理。

    他戳戳小徐警官:“你上去找医生聊聊吧,他们这医生倍儿棒!”

    小徐警官抿着唇笑了一下:“好。”

    吕春秋看着小徐警官站起来朝她看过来之后才走上前。

    小徐警官看上去比刚见面的时候心情要好点,很有礼貌的和他俩说再见之后才上了楼。

    吕春秋推着墨非回住院部,问他:“你没欺负人家小警官吧?”

    “我像那种人吗?”墨非就纳了闷了,“你怎么不关心他有没有欺负我啊?”

    “这还用想?”吕春秋露出轻微嫌弃的表情,“人家啥职业,你啥性格,你俩待一块我都担心你把人家卖了。”

    墨非:……

    可恶,被看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