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在线征婚!渣前夫太能干了 > 第212章 只有你真的得到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知意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

    男人强势的攻入,不给她一丝反驳的机会。

    傅修言的吻技一向都很好,她早就深有体会。

    他每次都能把她吻得浑身瘫软无力。

    所以,在他精心且强势的攻克下,她压根就毫无还手之力。

    他温热的舌尖勾着她辗转缱绻。

    沈知意浑身一颤。

    她受不了他这种挑逗,但理智告诉她,她要阻止他。

    她说不了话,只能用手抵在他的双肩上,示意他放开自己。

    可她的拒绝,让眼前的男人越发的发狠吻她。

    有那么一瞬间,沈知意都感觉他要把她的舌头给硬生生拔出来一样。

    她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还是她那里又惹他不高兴了。

    最后的最后,她也只能妥协,屈服。

    任由他的摆弄。

    兴许他感觉到她放弃挣扎了,也温柔了下来了。

    随即,他便放开了她。

    但他直接把她的头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靠着。

    与此同时,车内的气氛既暧昧又凝重。

    他粗重的喘息声也在她耳边响起。

    沈知意想要从她身上下来,可他的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腰,她无法动弹。

    而且她也不敢动,因为他看不见的地方已经“生机勃勃”了。

    两人就这么互相靠着彼此的肩。

    良久,沈知意感觉到他平静了些许,才敢开口:“傅修言,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这样很难受。”

    虽然他这车很宽敞,但她这样侧着身子坐着,她的腰特别难受,很酸。

    下一秒,他倒是松开了她。

    可并没有让她离开。

    两人面对面,距离很近很近,近到她都能数清他的睫毛。

    温热的呼吸也瞬间就交织在一起。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薄唇轻启道:“刚刚和周时樾聊什么了?”

    沈知意:“没什么,聊了一些家常话。”

    傅修言微眯了一下幽深的眼眸,“家常话?说来听听。”

    沈知意拧了拧眉,“我忘了。”

    傅修言闻言,冷笑了一声,“是真忘了,还是不敢告诉我?”

    他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讽刺,“你不会真打算和我离婚后,就转身投入周时樾的怀抱吧?”

    沈知意心口微颤,神色也暗淡了几分。

    她也懒得跟他争辩,也懒得反驳,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没打算要结第二次婚。”

    她这也不算是欺骗他。

    因为她已经没精力去经营第二段婚姻。

    可眼前的男人却没完没了的。

    她刚说完,他就说道:“不结婚,不代表不找男朋友,说说看,你是想选姓尹的,还是姓楚的,还是说姓周的,我可以给你把把关。”

    不等沈知意回答,他又贱兮兮地说了一句:“但目前来看,这几个都不适合你,还有没有别的人选?”

    沈知意:“……”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给他一巴掌。

    “那我选姓李的,行了没有?”

    傅修言挑了挑眉梢,“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认识姓的李的男人?他叫什么?我回头让杜衡去查一查。”

    沈知意咬了咬牙,“李修言”

    傅修言:“……”

    沈知意瞪着他,“满意了吗?可以放开我了吗?”

    几秒后,男人松开她,然后把她放回了副驾的座位上。

    沈知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然后平静地说道:“你还有什么事要说的?没有的话就开车门,我要下车。”

    傅修言偏过头看着她的侧脸,静默了片刻,才开口:“后天是妈的生日。”

    沈知意知道他说的唐婉华,因为宋静娴的生日已经过了。

    她没什么表情地回道:“我知道。”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一个不想搭理,一个不知道说什么。

    傅修言最后说了一句:“妈的生日宴,还是希望你能去。”

    沈知意没回答他,而是冷冷地说了两个字:“开门。”

    其实,他就算不说,她也会去,因为她知道唐婉华肯定会邀请她的。

    而且他特意跑过来这里,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些吗?

    也不知道意义在哪!

    傅修言抿了抿嘴,最终还是放她下车了。

    沈知意下车后,就上了自己的车,接着便开着车扬长而去。

    傅修言是在她离开后,就跟了上去。

    沈知意原本是想回家的,但半路上她发现傅修言的车还一直跟着自己。

    她真的很不理解,他到底要做什么?

    沈知意衡量了一下,还是掉了头,回了百绣阁。

    过了一会儿后,她看了一眼,傅修言依旧跟在她后面。

    她也懒得再去想了,就由着他跟。

    其实,傅修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她。

    总之,他就是想跟,没有理由。

    回到百绣阁,沈知意下车后就直接就去了。

    至于身后那个人,她看都没看一眼。

    傅修言看着她进去后,把车停好,但他没下车。

    他拿起手机,给杜衡打了一个电话。

    杜衡接了之后,男人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话:“去查一个叫李修言的男人。”

    杜衡听到这句话,顿时一头雾水。

    什么李修言?

    怎么还跟傅总同名了呢?

    “回头把详细资料发给我。”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杜衡:?

    沈知意回到百绣阁就忙了起来,很快就把刚刚的不愉快给忘了。

    直到天色渐渐地落幕,栗糖急匆匆地跑到了她的工作间。

    “意意,意意,不好了。”栗糖跑进来后就喊了这么一句。

    沈知意坐在工作台前,抬眸看着她,“什么不好了?”

    栗糖双手撑在工作台上,盯着她说道:“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见了傅修言的车了,而且他就坐在车上,他是不是来找你的?你要不要躲一下啊?”

    沈知意眨了一下眼睛。

    她看了一眼窗外渐渐暗沉的天色,皱了一下眉。

    傅修言还没走?

    他一直守在外面做什么?

    “不用躲,他是跟着我来的,我以为他走了。”

    栗糖疑惑地“啊”了一声,“他跟着你来的?那他来多久了?”

    沈知意:“好几个小时了吧,我以为他走了。”

    栗糖:“那还挺有耐心的,所以他想干嘛?”

    沈知意摇头,她也不知道。

    “那你一会怎么回去?”栗糖问。

    沈知意没想那么多。

    “不用管他,他也不会吃了我。”

    栗糖闻言,眼珠子转了转,勾了勾红唇,揶揄一笑道:“你这个吃是指哪方面的吃呢?吃可是有好几个层面的意思的。”

    沈知意秒懂她的意思。

    她无奈道:“才一天你就跟麦麦学坏了?”

    栗糖:“哪有,我这是无师自通的。”

    一直到八点的时候,沈知意才结束工作。

    她和栗糖刚刚走出百绣阁,就看到傅修言微弓着身躯靠在她的车头前,微低着头,他右手上还夹着一根烟。

    只见他吸了一口,随即轻轻吐出一缕白雾,雾气瞬间把他的半张脸遮掩。

    那张无可挑剔地脸,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他更具有魅力。

    她依稀记得,在她和他结婚后的第一个月,他有一次因为公司的事烦心,就在家里抽了一次,但她的鼻子很敏感,闻不了这种二手烟的味道,她就跟他说了一句让他以后能不能别在她面前抽烟,因为她不喜欢烟味。

    在之后的三年里,他真没有在她面前抽过。

    但她也知道,他没什么烟瘾,平时也很少抽,只有很烦心的时候才会抽。

    所以他今天这是?

    她刚回想了一下,耳边就传来栗糖的声音:“还真别说,你前夫这张脸和这身材,真的会迷倒万千少女的心,但只有你是真的得到过。”

    沈知意:“……”

    “糖糖,你先回去吧,不用陪我。”

    “那万一一会他要是对你那啥呢?”

    栗糖还有点要处理,她是陪沈知意出来的,就是担心傅修言还在。

    “放心,我没事的。”

    她知道,只要傅修言想要找她,她也没办法躲。

    既然躲不了,那就坦然面对,也没什么。

    再忍忍,一个月就快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