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剑岚传 > 第635章 佛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www.ibiqu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性丑陋的一面,在此时暴露无疑,而修行了鬼蛊的苏光彦,更是场中将这丑陋一面表现得最为强烈之人。

    他从阴影中发难,率先对场中众人发起攻击,其中数道最为强劲的致命攻击直朝着皇甫仁而去。

    与其他人针对环境发起的攻击不同,苏光彦针对皇甫仁的攻击既狠辣又刁钻,在抵抗住那种奇异力量影响的同时,那是他此时此刻能够抓住的唯一下死手的机会,或许托赖于此地特殊环境与神秘力量的影响,这一击趁隙而发的猛烈攻击,杀死皇甫仁并非没有可能。

    这种巨大的诱惑让他忍不住出手,杀欲与杀机毕露的瞬间,发起了强悍而又猛烈的攻击,而后那杀心又在那股力量的影响下层层削弱。

    不过这个时候,攻击已经发出,且来到了皇甫仁的后颈处。

    苏光彦也不去理会自己的攻击能否奏效,在发出攻击的瞬间便迅速抽身而退,那种力量同时让他保持着高度的谨慎和理智。

    皇甫仁的反应极快,微一侧身,右手一甩,一道劲气将苏光彦的攻击弹开。

    那些攻击从场中众人之间的空隙钻过,毫无阻挡地落在地上、周边石壁上。

    沙石被击飞,烟尘迷了眼,有如一片薄雾阻挡了视线,但也仅仅瞬间,便见一片金光祥和,透过烟尘沙石之间的缝隙笼罩住这片地底空间,反过来淹没了席卷的尘埃。

    众人或侧目,或凝眸,或惊异,或骇然,但每个人的心都随之安宁,杀意全消。

    只有一个人例外。

    那金光落在苏光彦身上,只听苏光彦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浓浓阴森鬼气从其体内喷发而出,消融在金光之中,那身影渐渐消失于众人眼前。

    “佛光!”

    顾辰压下心头的骇然,紧紧凝视着散发金光的所在,想起了以前在昆仑从其师长嘴里听到的修行秘闻。

    为了看清金光从何处发出,场中众多修仙者各展手段,将沙石尘埃压落地面,不再飞扬。

    只见在一侧的石壁处,被击落在地的大小石块散落一地。

    原本这些石块覆盖的地方,露出一尊半身佛像,金光闪闪,却深深地嵌在石壁之中。

    虽然佛像只露出上半身,但足有六尺宽,高俞一丈,金光灿灿,耀眼而不刺目,散发着大慈大悲的气息,牵动在场诸人的心境。

    在这佛像金光照耀下,原先那种影响心境的神秘力量更加强大,短短时间内,场中便有不少人的心境修为相继突破,更上一层楼。

    皇甫仁双眼微眯,眸子泛冷,沙哑着声音道:“佛门……还在吗?”

    这呢喃声很小,只有极少数人才听到,顾辰亦不由得在意起来。

    数道身影从空而降,阴女教新任掌教云芷率先到来,与其一同到来的还有阴女教的众多长老,前不久主持明月心大会的长老苏嫡玲便在其中,清心居士跟随着阴婆婆亦来到场中,只是并没有看到前任掌教何双的身影。

    阴婆婆一看到那半身佛像,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有凶光一闪而过,手中拐杖往地面重重一敲,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只见那佛像以下的石壁尽皆碎开,散落一地,却并不见佛像的下半身。

    “阴老太婆,你还是那么冲动,就不怕沾了那些因果?”

    一道冷冽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天蛊门的门主皇甫天雄赶来,落在皇甫仁身边。

    皇甫仁的身体不由得一僵,转头看向皇甫天雄。

    “大哥……”

    皇甫天雄的目光落在皇甫仁怀中的皇甫青身上,伸手轻轻抚摸着皇甫青的脸庞,但皇甫青已不见任何生机。

    皇甫仁心中的不宁和不安泛起而又被压下,明明心绪不宁,但声音传出却极为冷静,道:“我没保护好他。”

    皇甫天雄将皇甫青抱了过来,但从其脸上并没有看出任何悲色,也没理会皇甫仁,而是盯着那尊半身佛像,却是对阴婆婆说道:“这说不定是那个佛门留下的后手,从其中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阴婆婆沉声道:“你我都知那个佛门的隐秘,虽然亦没有机会接触,但佛门水深似海,布置的后手没有那么简单,自然不可能轻易找到。”

    又有数道身影从不同方向赶来,落入这地底空间。

    青阳门、妖宗、魔教都有人来,古婆婆带着慕容云飞一行人在最后下来,代表远在东海的东海仙阁,在这里显得有些势单力孤,但她说出的话分量却极重。

    “当年佛门经由东海飞升,遁离此界,这地底的佛像应与那条路无关,这尊佛像并非雕刻而成,金光满含佛门愿力,这佛像应是由佛门愿力凝聚而成,不过这愿力……不纯。”

    昔年佛门自东海飞升,离开这一界,那时东海仙阁初创,是这片天地最后一个接触到佛门的门派,对这神秘的宗门最有发言权。

    钟鼎淡淡扫了旁边的顾辰一眼,亦盯着那佛像,冷笑道:“飞升?那段过往对我等来说不是秘密,佛门预感到天地将变,仙路将断,他们舍弃了这一界,提前逃出去了,众生愿力成就了佛门的强大,可佛门没有回馈众生,愿力如何能纯?这佛像原本应该是完整的,如今愿力驳杂不纯,流失严重,只剩下半身佛像而已,正好可以让我等门中晚辈借此修行,提高心境修为。”

    “不错,这众生愿力佛门没有资格享用,正好可以让我等借此提高,在这浩劫之下,众弟子修为提升,才有应劫之力。”

    云芷也同意钟鼎的建议。

    阴婆婆的脸色泛着一丝犹疑,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她身边的清心居士却是突然脸色变了变,左手掐诀,气流旋动,便有穆穆清风至,吹拂过场间,右手手掌往上一托,一团水雾蒸腾,凝聚掌间,潮汐意动,便是清潮逐海升,水满自在流。

    清心居士虽是阴女教的弟子,却走出了一条迥异的道路,她修行净女逐风诀和海女思潮诀,早与道合,挣脱红尘烟雨,长伴明月清风,心境恬淡自然,早有超脱之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清心居士的道与佛门的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能够比其他人察觉到更多的东西。

    只见清心居士缓缓摇头,道:“不妥,因果太大。”

    再次听闻“因果”二字,且又是从清心居士口中说出,这些修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再度变了脸色。

    “这佛像是佛门以愿力凝聚而成,虽然夹杂着众生被抛弃之后生出的怨忿,但仍具佛性,远远连通着另外一方的佛门,虽然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想来这佛像是这方世界与外界佛门的唯一联系,那双眼睛正在看着我们,我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远在他界的佛门正在盯着我们。”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阴婆婆悍然甩动拐杖,一道强劲的波动卷动虚空,便见那半身佛像在一阵扭曲之中寸寸碎裂,爆散开来,将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没有人再开口去说什么,一来阴婆婆做都做了,多说无异,二来也是因为他们心中也存有毁去这佛像的念头,只是不及阴婆婆的暴烈性子,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儿也不带含糊。

    但令众人悚然的是,那半身佛像被震碎之后,马上便又恢复如初,再度佛光万丈,那祥和宁静的脸上仿佛满是嘲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