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知也]的全部小说

和前世宿敌成亲后(双重生) 和前世宿敌成亲后(双重生)
作者:君不知也
简介:
     前世皇太后x摄政王 今生相王妃x相王 预收古言《未泯遗梦》,《替身竟是我的白月光》 以下是本文文案 - 为报先帝与先太后恩情,女官孟琬受其临终托孤执掌凤印,辅佐幼帝,成为国朝最年轻的太后。 十余年来,孟琬周旋于各方势力间,夙兴夜寐,如履薄冰。 摄政王谢玄稷独断专行,狼子野心,为朝野上下所忌惮。 然而,朝中势力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孟琬难以以一己之力与之抗衡,只得虚与委蛇,徐徐图之。甚至不惜以虚情假意罗织了一张密网,诱他进入圈套。 宣和十六年九月,新皇亲政。 十月,摄政王府被禁军团团围住。 三日后,新皇下诏诛杀谢玄稷,而前去送他最后一程的正是和他纠缠了大半生的孟琬。 眼见谢玄稷将杯中毒酒一饮而尽,孟琬知道他恨透了她。 - 谢玄稷身故后,孟琬意外重生到了十七岁那年。 这一世她厌倦了尔虞我诈,再不想与深宫朱墙有任何交集。 不料她称病躲过了入宫的选秀,却没有躲过皇后的赐婚。 这一世她竟成了谢玄稷的王妃。 新婚之夜,孟琬第一次与十九岁的相王谢玄稷相见。他还未褪去周身的少年意气,与记忆中那个阴鸷狠戾的摄政王相去甚远。 还未等她醒过神,他便率先开口:“孟琬,我等你很久了。” 【阅读说明】 1.男女主双c,身心只有彼此。女主前世是男二名义上的妃子,实际上的秘书,男二自己有cp 2.双重生,女主拥有所有记忆,男主逐步恢复记忆 3.涉及朝代政体均为架空,可能会有几个朝代机构大杂烩,但尽量写得不会太混乱 4.前面部分章节会插叙前世回忆,交待前因后果,今生男女主第一次对手戏在第九章 5.前世be,这一世he —————— 以下是预收文案《未泯遗梦》 1. 宋令徽是先帝最为宠爱的幼女,与驸马赵晏清少年夫妻,情爱甚笃。 不料才成婚一年,赵晏清便为奸人构陷,下了诏狱,亦牵连诸多昔日挚友被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 宋令徽在殿前长跪三日,未等来皇帝,却等来了皇帝身边的新贵宠臣,素有“活阎王”之称的内阁首辅李迢。 她道:“你若良心未泯,便放他们一条生路。” 李迢冷睇着伏在地上的宋令徽,语调一如神情漠然,“生机是靠争来的,可不是靠求来的。“ 三个月后,赵晏清由斩首改判流放,而在其起程去往岭南的同一天,定国公主改嫁当朝首辅李迢,迎亲队伍绵延数十里,仪仗奢靡更甚当年。 世人皆叹宋令徽薄情寡义,弃夫妻情分于不顾;亦有人斥她不辨是非,竟与李迢这等佞臣狼狈为奸。 只有宋令徽知道,她与李迢不过是相互利用,但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2. 李迢初见宋令徽是在琼花台宫宴之上。 离席躲酒与扮成小太监的定国公主偶然邂逅,那人的一颦一笑便成了他此生躲不掉的劫数。 李迢以为处心积虑谋来的婚姻可以换得她稍稍回顾,可她眼里从来只有那个光风霁月的赵晏清。就连每一个红烛昏罗帐的夜晚,时醒时迷时唤的也只有那个人的名字。 未几,赵晏清洗刷冤屈归来,官复原职。她数次出入赵府,让李迢沦为了天下人的笑柄。 既她的心已不在此处,李迢也不愿再勉强。 可写下的和离书还未来得及交到宋令徽手中,她便先行闯入卧房,将匕首架在他的颈前,质问道:“当年赵晏清等人入狱是你害的?” 李迢握着她的手,让刀口在血肉里扎得更深了几分,汩汩的鲜血从伤口处涌出。 宋令徽扔下匕首,冷声道:“李迢,从前是我错信了你,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我之间再无干系。” 李迢脸上泛起惨淡的笑:“徽徽,你何时信过我?” 3. 再相见,一代权臣已沦为人人唾弃的阶下囚。 所颁之新法,无论好坏,悉数被废除。所做之功绩,无论大小,咸被抹杀。 上到皇亲,下到庶民言必称其为奸佞。有异见者,皆被视作李迢同党。 一时间,举朝无人敢为李迢鸣一句冤屈,叫一声不公。 可众人眼里那位一贯见风使舵的定国公主,这一次却没有转投新任户部尚书赵晏清的怀抱。 一日,禁中响彻登闻鼓声。 “堂下之人为何人鸣冤?” “为我丈夫,前内阁首辅李迢。”